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
婚姻那麼苦,是因為遇到了對的人

Advertisement
我們都以為,婚姻不幸福

是因為遇到了錯的人。

然而未必如此。

有不少婚姻不幸福,

恰恰是遇到了「對的人」。

去年夏天去醫院探望一個生病的朋友,他隔壁床住了一個男人,脾氣挺差的,常常指揮照顧他的女人做這做那。

那女的也不惱,整天笑呵呵的,看起來脾氣特別好。

朋友有次悄悄問那女人說,你老公這樣指使你,你怎麼都不生氣啊?

女人說,你看他這樣兇,離了我一天都活不下去。我只要說一句'我明天不來了',他就嚇得不敢出聲了。那女人一邊說,一邊得意地笑著,仿佛她男人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。

不久之後,這位朋友又從護工那里聽來更多關於這對夫婦的事。
Advertisement

這個男人年輕時特別花心。因為長得不錯,又是做生意的,常常在外面勾三搭四。現在照顧他的這個女人是他原配,其實已經離婚好幾年了。他們兩結婚那些年,這個男的多次出軌,每次被發現都表現得悔不當初的樣子,求妻子原諒。

更可恨的是,那個男的每次掙到錢就在外面花天酒地地胡亂揮霍,錢都給外面的女人騙走了,自己老婆連一件像樣的首飾都沒買過。錢用完了就會跑回來求妻子收留自己,掙到了錢又會去揮霍找女人,沒錢了再回老婆身邊。過去十多年都是這樣反反覆復,女人實在受不了了才堅決和他離了婚。後來這男的出了車禍,生意又失敗,一貧如洗,不知道怎麼又找到這女人,這個女人似乎也挺傻的,竟然又回到了他身邊。

朋友聽完後驚得下巴都要掉了,不斷問我,你說這女的是不是受虐狂?這應該符合受虐狂的標準了吧?

見我也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,朋友又開始發表宿命論的觀點,他說這女人可能就是這種伺候人的命。

他和這個女人聊天時知道,這個女人父母一直想要個男孩子,但生了三個孩子都是女兒,她是最小的一個。後來大概因為父親得了什麼病,沒辦法再生孩子,望子心切的父母竟然去抱養了一個弟弟,對這個抱養的孩子比對她們姐妹三人都好,家里什麼好東西都是弟弟先用。

她六七歲的時候,家里實在窮,就把她過繼給了一個沒有孩子的姑媽。但可能那時她已經有點大了,知道父母不要自己,所以到了姑媽家里總是很不乖,和姑媽姑父也處不好。磕磕絆絆相處了一兩年,姑媽實在覺得她煩,又要把她送回家,誰知她父母竟然不愿接收她。就這樣推脫了一段時間,姑媽一家人要去另外一個城市生活,藉著這個理由,就將她放在了奶奶家,走之前留了些錢。

她和奶奶生活了幾年,奶奶去世了。家里人商量著還是應該讓她回家和父母一起生活,在大家勸說下,她父母才勉強答應了。那時她兩個姐姐都已經在外面打工,能夠給家里寄錢,家里經濟條件寬裕了一些。但她爸媽要求她不能'吃白食',得要乾很多活,那時她也不過是十多歲的孩子,什麼活兒都要乾,還要照顧弟弟。

後來她也出去打工了,結婚前掙的錢基本上都寄回了家。她弟弟在家里就好吃懶做,什麼也不會。她大姐一次意外去世了,家里的負擔全部落在了她和二姐身上。就連弟弟結婚需要準備彩禮,都是她和二姐湊的錢,據說後來她弟弟孩子讀書也是她給的錢。

朋友說,你看這女人多可憐,自己辛苦一輩子,掙的錢全部給別人了。都這麼慘了,還不找一個對自己好的男人。

可能很多人都會說這個女人傻。但是說她傻的人,都沒有看到她內心真實的匱乏和需要,她需要的不是一個'好男人',她需要的恰恰就是這樣的渣男。和這個渣男一起的婚姻,或許還療愈了她內心深處的創傷。

02

家庭心理治療師納皮爾曾說過,我們都不是輕易選擇一個伴侶的,一對男女之所以會結婚,是因為他們有意無意感到對方會引發他們原生家庭的問題。

原生家庭與一個人成年後組成的家庭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最重要的聯系就是,每個人都期待新家庭能夠彌補原生家庭的缺憾,實現自己的夙愿,讓一個人變得更加'完整'。但如果原生家庭給一個人造成了創傷,這個人也可能會尋找一個和家人感覺'相似'的人,將自己的婚姻建造得與原生家庭相似,從而在新家庭中繼續引發出原生家庭的問題。

當問題被引發出來以後,這對夫妻都會感到非常痛苦。但很多人都不會意識到,這種痛苦恰好是一個機會,讓兩人攜手尋求改變。

03
Advertisement

放到這個女人身上又如何解釋呢?

一個一出生就讓父母失望的孩子,一個總被家人遺棄的孩子,她內心深處最隱秘的渴望是什麼?她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是什麼?

她最大的渴望是獲得價值感,最大的恐懼是不被需要。

所以她那個麻煩的前夫對她來說其實是一個'完美的'伴侶,總在不斷給她制造'被需要'的機會。最終他躺在病床上,指揮她去滿足自己各種需求,外人看來多麼不公平,而她的內心卻是多麼滿足。所以她能笑呵呵地說,'只要我說一句明天不來了,他就嚇得不敢出聲。'我想,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她整個人是充滿了力量的,對自己感覺很好,整個人都是有價值的。

這個女人的童年是一個自我價值感很低的孩子,沒有人需要她,她只有通過為不斷付出,去獲得價值感,獲得家人認可。失敗的婚姻只不過是她原生家庭的延續,通過一種痛苦的方式讓她收獲了一個絕對需要她的人,而她也在這個過程中漸漸獲得了價值感,滿足了自己'被人需要'的需要。她不是受虐狂,只是內心的空洞需要人來填滿。

我不知道他前夫有什麼問題,他的生活也是重復著一個模式,和這個女人在一起,又破壞掉這種平衡,不斷去尋找露水情緣,一次次被騙也不悔改,不斷重復著'逃離--回歸'的模式,直到再也'逃'不掉。不管他的問題是什麼,但這兩個人,似乎真的是絕配。這麼多年的婚姻看似痛苦,卻滿足了彼此內心的渴望。

所有婚姻的痛苦,都未必是找到了不對的人,有時可能恰恰相反,正是與這個人的關系才能引發出埋在一個人內心真正的創傷,恐懼,和渴望。

伴侶就像一面鏡子,能夠照出我們未知的自己。為什麼與別人都能友好相處的你,偏偏遇到這個人就爭吵不休;為什麼豁達灑脫的你,偏偏遇到這個人就斤斤計較…….

每一個人都不是隨便選擇了一個伴侶,只有那些我們真愛過的人,才能最有力、最準確地揭開我們的傷痛,而那些傷痛,是一個人了解自己最好的機會,也是一個人覺察自己內心最好的機會。如果不去理會這些傷口,匆匆結束一段婚姻,逃離掉一個人,只怕下一段婚姻也會遇到同樣的苦。
  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