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  |  

一個人也很好

Advertisement
有的故事沒有驛站,有的劇情沒有結局,人生是喜是悲只不過是一場戲。不管歲月是流逝,還是永恒,該留的不一定能留住,不該留的不一定就放手。當在生命中,演盡了悲歡離合,回過頭,其實一個人也很好。

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,欣賞的陌生的風景,相遇陌生的人,很多心緒與情緒,都是隨著時間堆砌而成,只因在時光的磨合中成長了,卻也多愁善感了,因為在一段段旅途中,體驗了世間冷暖,聚散分離。

  人總會疲憊,不是走的路程太遠,而是心承載的太多,很多人很多事無法放空,每走一程路,都會多一層包袱,走的越久,包袱越重。很多時候,我們行程在路上,想停下來歇歇,卻又努力的跟著時間的步伐,就怕停留一刻,便再也追不上了,可很多人都不曾知,為什麼要與時間相隨緊跟,我們與時間賽跑,追逐的到底是什麼?

  而我,在於時間相隨緊跟中,錯過了太多風景,匆匆別離了太多的人。每當回首,總會有深深的遺憾與懊悔。遺憾很多人來不及珍惜,我就迫不及待的離去。懊悔我跟的太急,將自己的過往寫滿了淚痕,卻也不曾擁有過什麼。

  當我想再次珍惜時,很多人,早已不知在何方,離去的那麼無隱無蹤,仿佛不曾來過。是我最初不曾在意,還是不曾留意過誰的存在誰的告別,直到某天發現身邊不再有人相伴時,才悔恨最初的自己,悔恨流年里不經意的緣分。

  無奈,我只能帶著回憶繼續前進,看那曉風殘月依舊在夢里醉著,離愁卻早已化成一場冬雨,添得時光的銀河無語東流。與此,過去的是喜是悲,是甜是苦,都仿佛隨之消失在雨的盡頭。

  此時,輕輕一聲嘆息,誰懂這嘆息下的憂愁與難過,不知道盡了多少離愁,才換得這一聲嘆息。每當無奈時,每當難過時,每當心碎時,每當無言時,多少人與我相似,將它們化成一聲嘆息,不需誰懂得,只悄悄地在心底默念一聲再見,將所有的苦梗咽在心底。

  當走到離別的渡口,與相伴過你的人揮手別離,多少人佯裝成不在乎,而在那轉身的剎那,那瘦比黃花的思念,盛滿眼眶的淚。多少人帶著不舍,帶著花自飄零的閑愁,松開曾讓你溫暖的手,閉上眼狂奔,直到跑遠了回頭,朦朧的視線再也尋不到熟悉的身影。

  而我,再一次次的劇情中,演繹著別離。再一次次的相伴中,演繹著孤獨。再一次次的別離中,演繹著不在乎。久而久之,心漸漸厭倦了別離,卻還不曾麻木,多了一份劇情開場的恐懼,只因害怕了劇情別離的結局。

  與此,我寧可一個人守著一座城,一個人淪陷在荒野,也不愿兩個人欣賞莊生迷碟的幽夢,因為誰也不知,你是在夢中,還是在夢外。
Advertisement

  與其,在夢中纏綿了半個世紀,當夢醒,卻是荒蕪凄涼。不如就在夢外享受著屬於你的凄涼,至少沒有期待,沒有惋惜,更沒有奢望,就這樣靜靜地空守,空守著四季的輪回,將自己帶進四季里。

  若是春,那麼就將自己化成一只蝶,一只孤傲的蝶,不與世事爭寵,不需華麗起舞,即使孤獨停靠在花間,那也很美。

  若是夏,那麼就將自己化成一縷風,一縷溫暖的風,不讓自己凄寒,還能將這份暖帶給他人,即使看著他人幸福,那也將會是滿足。

  若是秋,那麼就將自己化成一片葉,一片頑強的葉,不讓風將自己吹落,直至冬我還能依舊在枝頭搖曳,展示著即使生命中獨留自己,我也會堅強的存在。

  若是冬,那我就將自己化成一朵臘梅,,一朵高潔的臘梅,不懼冰雪嚴寒,昂首綻放,獨具風采,將自身的典雅寫進詩里,帶著夢里,畫進畫里。

  就這樣守著,即使一個人也可活得精彩。不再被別離打擾,不再被難過侵襲,不需在淚水中度過,與歲月相偎相依,流逝也好,永恒也罷,至少不需背著虛無縹緲的包袱讓自己疲憊。

  當懂得享受一個人的孤寂時,每個人都會發現,其實一個人也很好。
  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Advertisement
歡迎發表意見